Menu
What are you looking for?

功夫不负有心人!周冠宇成为中国首位F1正式车手

Source:adminAuthor:admin Addtime:2021/12/27 Click:
html模版功夫不负有心人!周冠宇成为中国首位F1正式车手

“我想成为第一个参加F1比赛的中国车手。”2019年F2季前测试时,周冠宇在西班牙赫雷兹赛道平静又坚定地说道。

“船已经开走了。”2019年年底,外国记者们谈起周冠宇将来进入F1的可能性时,有人这么说。

2021年11月16日,他被阿尔法-罗密欧车队任命为2022赛季的正式车手。

方格旗挥舞前一切皆有可能。F1,这项独立于赛车金字塔尖的运动,终于迎来了一位中国车手。

周冠宇的赛车启蒙之路,与许多怀揣过F1梦想的中国车手并没有不同。8岁,周冠宇在父亲的陪伴下首次试乘双座卡丁车。第一次感受到卡丁车的速度后,他爱上了赛车。有媒体报道,为了方便儿子练车,名下有近20家公司的周爸爸还为他建了一条卡丁车赛道。

周冠宇父母

2009“冠宇汽车杯”潍坊卡丁车赛

衣食无忧的他放弃了同龄人可以尽情玩耍的周末,在日晒雨淋下驾驶卡丁车训练,或者接受身体素质的锻炼。周冠宇在做客F2官方播客节目时,谈起过小时候的赛车成长经历。他曾在一场卡丁车比赛中发生撞车,进了医院,缝了好多针。周妈妈非常心疼,但他依然坚定要继续比赛。自那以后,他成了全国卡丁车赛场的冠军车手,而且击败的对象往往比他年纪更大也更有经验。

在全国卡丁车赛事崭露头角后,周冠宇踏上“留洋”之路。然而,仅仅是为了走到这一步,他就在很小的年纪牺牲了很多。

即便海外留学对于当今的中国家庭来说已经十分普遍,但在12岁的年纪前往英国,对周冠宇来说是依然是人生的巨大改变。他面对的是迥然不同的语言、教育、文化,还有饮食上再也没有家乡的味道。在谢菲尔德,他必须忍受没有能用中文交流小伙伴的孤独,周而复始地往返于家、学校和卡丁车赛道之间。而为了不耽误学习,他只能在前往比赛和回家的旅途上完成作业。

不过这样的历练,证明对周冠宇接下来的赛车生涯发展是有好处的。他度过了语言关,保证了他在赛车专业的交流中没有了沟通障碍。事实上,他已经形成的英国口音,让他更好地融入这个以英国人为主的圈子。而经过这些早期考验的磨炼后,周冠宇凭借着自己在英国及欧洲青少年卡丁车比赛中的优异成绩,成为了法拉利青训车手。

周冠宇与时任法拉利车手的阿隆索合影

第一次听闻周冠宇的名字,是2015年他加入法拉利赛车手学院。那一年的中国大奖赛,他身着法拉利车队的制服,来到上海的围场。那是他第一次以职业车手身份走到中国媒体的镜头面前。(编者注:本文作者系资深赛车记者,前方报道F1长达13年)

在赫雷兹,是笔者第二次采访周冠宇,因为要给F1官方大奖赛纪念册和国际汽联杂志写他的人物专题。早上维修区通道还没有开放,正在车库里做着准备工作的他,远远地向我点了点头,然后继续与工程师交流。

相比同期F1季前测试在巴塞罗那热闹地进行着,赫雷兹门可罗雀。上午的工作结束后,我们就在UNI-Virtuosi车队的卡车前坐了下来。

与四年前在上海时相比,他明显已经成长了许多。清秀的五官??标准的“小鲜肉”,但是脸上比同龄人多了几分从容。他的语速平缓、语气柔和,但口吻镇定自若。

20分钟的时间里,我们聊了他的成长经历、在2018年F3赛季里的得失、对F2新秀赛季的展望,还有那个不可避免的话题:他的F1梦想。那天下午的测试结束后,趁着日落前最好的光线,F2官方摄影师为周冠宇拍一组人物照片。短短10分钟里,他按照摄影师的要求,一气呵成,或是笔直站立、双臂交叉于胸前、看着镜头,或是坐在赛道的围墙边,望着远方。真正的挑战,从这里才刚刚开始。

事实上2019年初,周冠宇和他的团队做出了一个人让很多人意外的决定。他离开了法拉利赛车手学院,加入了雷诺的青年车手项目。

在很大程度上,马拉内罗就好比赛车界的拉玛西亚,这里走出过佩雷兹、比安奇,勒克莱尔。而近些年,在F1上位的年轻新秀,不是背靠梅赛德斯、红牛和法拉利,就是名门之后??如维斯塔潘和米克-舒马赫,或者像斯特罗尔、马泽平那样有“超级爸爸”来铺平道路。

相比之下,雷诺运动学院(Alpine学院的前身)虽然也开展了多年,但还没有输出过任何一名新星。尽管如此,在踏上距离F1最近的阶梯F2时,周冠宇主动放弃了F1最有影响力的名字作为自己的“背书”,原因只有一个:适合自己的才是最好的。

当时对于自己面对的挑战,周冠宇表示:“老实说,我已经不再有压力了。当我还在F3时,我真心希望比赛与F1是同一个周末,那么就会有很多人看着你。如今,凯时app,F2给我带来很好的机会。当然,有些车手出生于赛车世家,有很深厚的背景,资源也可能多过我们这些背井离乡、前来探索赛车世界的人。但是我想要战胜他们所有人,因为那会展示我真正的实力。”

周冠宇在雷诺试车

事实证明,法国制造商给予周冠宇的支持和机会,可能远多于他留在法拉利的体系内。这包括参加训练营、驾驶模拟器、旁听工程会议以及赛道测试机会。那一年雷诺运动学院里学员不少,其中已经加入好多年的克里斯蒂安-伦德嘉德,和同样是“新生”的安东尼-休伯特(同年在斯帕的可怕事故中不幸去世)被视为周冠宇最大的内部竞争者。而当时学院里还有另一名中国年轻车手叶一飞。

在周冠宇首次拿到F2杆位并在主赛登上领奖台的银石周末过后,雷诺在牛津安排了一整天的皮划艇和赛艇训练营。这样的项目,不仅考察这些年轻车手对新鲜事物的适应能力、主动学习精神,还有他们在集体行动中的团队主义、领导力和交流能力。第一次接触水上项目的周冠宇,很快学会了单人皮划艇(虽然他没有避免落水),也在指导下懂得了如何搭救落水的同伴,并且在分组任务中积极出谋划策。

周冠宇已经知道如何胜任F1围场内的角色,真正融入了这个圈子和它的工作方式,并且知道怎么做可以让自己提高。

两年多来,周冠宇在F2赛场上不断展示着自己的能力和继续上升的空间,尽管那并不容易。

新秀赛季,他以五次登上领奖台的出彩表现获得年度第七,并当选年度最佳新秀,同时意味着下一个赛季有更高的追求。然而,2020年受新冠疫情影响而压缩的赛季中,各方面更加充满波折和考验,当然也有最重要的成长:他必须克服揭幕战领跑全场,却因为机械故障而痛失胜利带来的巨大挫折感;他要放下多次因无法掌控的原因,在激烈的积分榜争夺中损失积分带来的郁闷,重新投入下一场战斗;终于,在索契冲刺赛里,他第一次登上了最高领奖台,而这般苦尽甘来,为他带来最需要的信心增长。

周冠宇在索契夺冠

有了自信的提升,周冠宇在2021赛季得以完全释放自己的能量。巴林揭幕战主赛的“杆位+胜利”,让他弥补了8个月前奥地利留下的遗憾。虽然摩纳哥周末之后,他经历了四个回合不拿分,但他在银石周日强势回归领奖台最高处。而在蒙扎的周末里,他用两度登台的稳定表现,为下半赛季开了一个好头。

冲击F2年度冠军,是周冠宇今年的目标。不过他更清楚,为年度冠军而战,并在激烈的竞争过程中,在F1围场大佬们面前全面展示自己的能耐和潜力,可能比总冠军是否到手更重要。

“船已经开走了。”2019年年底,外国记者们谈起周冠宇将来进入F1的可能性时,有人这么说。考虑到2021赛季发车区上有三人来自2020赛季F2,以及阿隆索今年回归也在Alpine占据了一席,2022赛季留给新秀的机会的确非常小。但是对于周冠宇来说,只要有一个席位还空缺着,他就会全力以赴。

赛季开始前,他就坦言今年是他在F2的最后一年,表达了破釜沉舟的决心。事实上,他知道自己已经不只是在追求个人的梦想,也托起了14亿人的期望,甚至还是F1寻找了数十年的突破口??一位中国车手。

2018年圣诞节之前,F1高层已经在为历史上第1000场大奖赛在中国举行做准备,而让一位中国车手在上海驾驶赛车路演的方案已经摆在了台面上。最后,这个使命落在了周冠宇的肩上。

四月的上海,周冠宇不仅在家乡新天地的马路上,轰响了搭载雷诺V8引擎的旧款路特斯F1赛车,也在周日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比赛前,在上海国际赛车场做了巡游。当他下车后披上五星红旗站在车顶,整个主看台观众席一片沸腾,那样的欢呼声不亚于舒马赫、莱库宁、阿隆索、汉密尔顿、维特尔这些响当当人物在同一条赛道上获得过的礼遇。

从那以后,周冠宇又完成自己其他的“第一次”:在2020年阿布扎比年轻车手测试中第一次驾驶现役F1赛车;今年奥地利大奖赛周五第一节练习,他第一次在正式的赛道阶段出场,而且他还是坐在童年偶像阿隆索的赛车里。实现了又一个儿时梦想的周冠宇还晒出了16年前自己在上赛场挥舞雷诺旗帜的照片。

今年的意大利大奖赛前,周冠宇第一次成为F1正式车手席位的传闻对象。当这个“新闻”被搬运到中国的社交媒体上后,他一下子火了。当时,阿尔法-罗密欧方面确认这位22岁的中国车手在他们的2022年车手候选名单上,但是车队还有多种因素需要考量。可以理解的是,那就是确认他能够获得超级驾照,而且能够在今年的F2车手积分榜上排在靠前的位置。

终于在F1巴西大奖赛过后,阿尔法-罗密欧公布了这个对周冠宇、对中国赛车来说激动人心的消息。

李英健、程丛夫、江腾一、董荷斌、马青骅、方骏宇……这场几代中华赛车手的接力赛,终于由周冠宇完成了最后一棒。

从左到右依次为马青骅、周冠宇、崔岳

“当我还是孩子的时候,我只是喜欢赛车,就想一场接一场地比赛。我那时从没有考虑过我是否会成为第一位参加F1比赛的中国车手,我那时只想实现自己的梦想。”那个赫雷兹的中午,周冠宇这么说道。现在,他梦想成真,同时帮助中国赛车、F1完成了夙愿。他将成为名副其实的“F1中国第一人”。

相关的主题文章:
  • Previous: 上一篇:没有了
  • Next: 下一篇:没有了